爱足一世

您家角儿是什么味的

(我,幽儿,就是从这里跳下去也绝不接受abo……真香)

(沙雕abo小段子,德云社各位角儿是什么味的呢?)

。。。。。。。。。。。。。。。。。。。。。。。。。。。。。。。。。

(玲珑)

整个三队都知道,王九龙分化得早,就在他蹭蹭长高那几年,整个一行走的人形大瓶旺仔牛奶。一个奶味的alpha,张九龄笑到捶沙发,大白儿子太没出息了,a都a得那么软萌。为这个,张九龄没少嘲笑王九龙,但考虑到自己日渐稀疏的头发,近几年提的倒是少了。

张九龄分化得晚,他寻思以自己的长相,自己的个头,自己的气质,再不济也是个alpha。嗯,最有可能是个隐藏太深的优质alpha,反正比大白儿子优质。

分化那天来的突然,张九龄正在台上蹦跶,王九龙正打算发飙,当他和平时一样把师哥扑倒在地上打算薅头发的时候,忽然发现哪里不对劲,身下的人没反抗,一丝一丝愈发香甜的味道伴着一声声喘息散发出来,张九龄完全是酥软的状态。这是……王九龙眉毛一挑,顾不得台下的尖叫声把身下人捞回怀里抱着下了台。

“抑制剂带了吗?”

“什么抑制剂?”

“那就不用了。”王九龙反手落上锁,旺仔牛奶的味道瞬间席卷了整个房间,王九龙凑到张九龄耳边,深吸了一口气,“师哥,黑糖话梅糖的Omega?你可真甜啊。”

 

 

(岳越)

您听着,我不是在背贯口,德云社的岳云鹏小岳岳是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水煮鱼、水煮肉味的,好尼玛丰富多彩。

听小岳岳相声太饿了,真的饿!台下观众咽了一口唾沫。

小岳岳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减不了肥了,连带着整个德云社减肥的人都嫌弃他。特别是正在减肥期的少班主和烧饼,两人只要听到小岳岳的名字就跟撒开腿的兔子一样,蹿得贼快。吓得孟鹤堂一把护住自家的崽不让小岳岳接近,“噶?我家九良够圆润了,圆润啦,师哥你就放过他吧。”

委屈到岳岳一把扑进搭档的怀里,大鹏依人,还是米饭味的孙越老师和他最配了。

嘿,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水煮鱼、水煮肉……一盆米饭,我够了。

(九辫)

您有所不知,张云雷是个Omega,但是没人敢惹,也没alpha敢撩。只因为张云雷是柠檬味的,特别是他撒泼的时候,腰一插眼睛一瞪,对手就能痛哭流涕地跪下。实在是不敢开口啊,都被柠檬酸到眉毛眼睛都皱成一团了,所以整个德云社就没谁敢跟二爷对着来。

每当队长发飙时,队员们都忙不迭去请杨九郎,挨两句骂就算了,酸到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不像样子啊。杨九郎双臂抱胸,靠在门框上,往往等到张云雷骂到差不多的时候才释放自己的信息素。百花蜜的味道渐渐散开,融合了霸道的柠檬酸,化作酸甜可口的蜜渍柠檬。

杨九郎上去搂住张云雷的肩膀,“角儿,骂累了吧,下去喝两口柠檬蜂蜜水润润嗓子,我来帮你接着骂。”

张云雷啐一声,接过他手上的保温杯,啜了一口:“这么甜,你是打算齁死我吗?”

“齁不死的。”杨九郎低声细语,“更浓的蜂蜜味您又不是没尝过。”

 

 

(祥林)

少班主年纪还小,理所当然没有分化,平日里身上最多带点沐浴露的清香。

郭麒麟喜欢洗完澡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左手拽个鳄鱼抱枕,右手拽个壮壮小朋友。郭麒麟蹭了蹭阎鹤祥,嘿,他哥哥可太好闻了。那是雨后初晴,尘埃被洗净的清爽味道。

“最近换沐浴露啦?”阎鹤祥揉了揉郭麒麟头顶柔软的发,憨厚笑道:“这玫瑰味的还挺好闻,以后就买这个牌子,甭换了?”

“没换啊。”郭麒麟疑惑地闻了闻自己的手臂,瞬间跳起来:“唉?怎么回事?谁偷摸把我沐浴露换了?”

“少爷,您该不是分化了吧?”壮壮不太自然地离郭麒麟远了一点,“我去给你拿抑制剂啊。”

“嘿!怎么个意思?”郭麒麟凑上去,揪住“哥哥,你是看不起我是个Omega是怎么着?”

壮壮叹了一口气,“您知不知道一个正经alpha现在会做什么?”

一瞬间,轻风细雨拂过娇艳的玫瑰,打湿了柔嫩的花苞,端的是一片春色无边。

 

 

(金东)

师爷是个斯文人,戴着金丝眼镜就更斯文了。多好一位前辈啊,德云众人时常感慨,要是谢金不开口真像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

和师爷身份十分匹配的是谢金的信息素,是檀香味的。檀香味,温和稳定却极具穿透力,使人心旷神怡,超脱世俗。所以一旦师爷忘记收信息素了,瞬间整个场子就能洋溢着浓厚的佛教气息。

这相声说的真好,但不知为何我有点想出家,台下观众目下无尘,默默将桌上的龙眼穿成一串转了起来。

而谢金的搭档李鹤东则截然不同,您知道雪茄吗,那种最为辛辣浓郁的雪茄味。当谢金和李鹤东一起出现的时候,一个右手盘着佛珠,左手点着雪茄,腰里别着枪,旁边还点着一炉檀香的黑道大哥形象赫然出现在众人脑海中。

不敢动,真的不敢动!

 

 

(堂良)

“孟哥是个o,葡萄味的!”秦霄贤啪的拍了一下桌子,把围成一圈的七队队员都吓了一跳,“我敢赌上我这个月的工资!”

“这又什么不敢的?我跟码,孟哥肯定是个o!”台下人喧喧嚷嚷。

是的,孟鹤堂是葡萄味的,周九良也闻到过,甜甜的葡萄味。不过老秦是怎么知道的?九良一向把孟鹤堂的扣子扣得严严实实的,一颗也没让他解过。嗯,老秦是时候封箱了,周九良摸了摸下巴。

“这么热闹,聊什么呢?”孟鹤堂笑呵呵出现,揉了揉周九良的头发。

“他们赌了一个月工资,赌你是个葡萄味的Omega。”周九良撇了撇嘴。

“葡萄味?”孟鹤堂轻笑道,“倒是没猜错。”

一股陈年佳酿的醇厚酒味随着孟鹤堂这声笑猛然间冲出来,绵长霸道的葡萄酒气息一瞬间将房间里所有的信息素都压了下去。饶是七队一个个酒量都不浅,现在都横七竖八歪倒了一片,不省人事。老秦抱着话筒,心疼着他一个月的工资倒在了沙发上。

孟哥是个alpha,还是顶顶霸道那种。

带着白茶清香的周九良晕乎乎地倒在了孟鹤堂怀里,还使劲蹭了蹭。

“不是说茶能解酒,航航你怎么也醉了?”孟鹤堂有点慌。

“先生,我不醉酒。”周九良揽着孟鹤堂脖子,嘟囔着小奶音:“我醉你,先生。”

(小孟终于是攻了,咬手绢,开心)

【德云社】为什么你不能好好学习呢

灵魂质问


众位角儿老师设定


张老师那个我发现除了音乐他都教不了qwq


勿上升





*



【张云雷】音乐老师


不会被占课的音乐老师

因为各位都怕被体育老师打死

非常非常受欢迎

情书礼物也没少收

表面大美人其实杀伤力很高

嗓子很好 什么都会唱

就是有时候合不上拍子

不准笑!


“就你呢,过来,我查一下作业。”



【杨九郎】 体育老师


体育课可以占

音乐课不行

对外凶神恶煞不通人情

对他家那位无微不至小心翼翼

觉得音乐老师怼人的样子可爱死了


“谁给张老师送礼物了,出来,八十圈。跑完了?再加1000个俯卧撑。我这是为你们好,锻炼身体嘛。”




【张九龄】化学老师


坚信化学比物理好学

所以非常疑惑为什么平均分老是比不上物理

他不知道的是 他一上课

姑娘们就只想“啊啊啊啊90真可爱干什么都可爱考试都可爱加作业更可爱”

无心听课


“诶,别给我买礼物了,你们什么时候学化学比物理好我就很开心了。”




【王九龙】物理老师


对大家的物理成绩非常满意

因为他可以看见化学老师急的跳脚

滤镜比姑娘们还厚

笑眯眯的但是打人很疼


“马上要月考了,考不过化学,我薅死你们。”



【郭德纲/于谦】思政老师


神棍二人组

总觉得他俩上着上着会来一段相声

反正效果也差不多

对孩子们很和蔼

语重心长的教会大家很多道理

还兼任教导主任

犯过事进去过

洗心革面 重新做人。


“怎么能逃课呢,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现在最重要的可就是学习了,你想想,你不来上课,父母会担心,任课老师也会想啊,我怎么就被讨厌了呢?……”


“郭老师我错了。”




【栾云平】数学老师


清华毕业的 受人尊敬

绝对的高地位

向黑暗势力低头

课教的多好怼人就多厉害

又爱又怕就是他了


“说你呢小兔崽子,作业没写是吧,行,别怕,我又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反正我觉着就你这智商,'真要你写也写不出来,还得去抄同学的,何必呢,费时费力还把人烦的够呛,要不下次来抄我的,保证正确率。哦我忘了,你连抄都不想抄。”




【高峰】 语文老师


年纪比较大 对待学生如春风般温暖

腹有诗书气自华

就是头发少了点

你不是学文的吗

还非常护犊子

所以当学生们因为又被数学老师怼了之后委屈兮兮的找他时,


“谁叫你们惹他了?受着吧。”




【岳云鹏】 心理辅导老师


也不是因为会揣摩人心理

他有种魔力

看着他想笑

听他说话更想笑

然后心里的疙瘩迎刃而解

用过都说好

还把想跳楼的同学劝下来过


“妮儿~别跳呗~””




【郭麒麟】 美术老师


在学校人气仅此于音乐老师

因为脾气非常好还长的好看

撒起娇来没有人顶得住

所以总能第一时间管好纪律


“你这画的是什么呀!我是这么教的吗?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阎鹤祥】 历史老师


唯一一个坐着上课的老师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还时不时拿别的老师来念叨

尤其是美术老师

绝对不是因为美术老师可爱

会照顾女同学生理期的老师


“听说昨儿个麒麟老师又撒娇了?来来来给我讲讲。我没有跑题,上一秒发生的也是历史!”



【周九良】 生物老师


在黑板上把公式一写就想下班

不过奇迹般的大家都能听懂

看起来没什么表情内心丰富

话不多 但对刺头儿学生非常不友好

杀伤力有时候比栾云平大


“记完了吗?记完了下课。”


“老师这才刚上课。”




【孟鹤堂】 地理老师


看起来不太像老师

不是因为长得好看

是因为傻乎乎的

不过自从有人私下里议论被周老师怼了以后

就没有人怎么说了。


“你们这个成绩,对得起我吗?还翘课,嘎——”



*



不能好好学习


因为没有遇到这样的老师


因为遇上了也在想怎么谈师生恋。